曾於2012年計劃在中小板上市的來伊份,受食品安全醜聞影響致IPO停擺。兩年後,來伊份重啟IPO,欲登陸滬市主板。按照計劃,來伊份寄希望於借助資本市場成為休閑食品第一品牌。在此次披露的招股書中,公司明確地提示了“食品安全”的風險。
  此外,來伊份商業模式容易複製、直營形式導致租金成本高企,為突擊上市而急速擴張的店面已經造成單店盈利水平的明顯下滑。二度上會的來伊份,能從資本市場中得到什麼?
  食品安全陰影難消
  來伊份是一家經營自主品牌的休閑食品連鎖經營企業,產品覆蓋炒貨、蜜餞、肉製品等九大系列,達到700多種。公司2013年實現總營收27.5億元,凈利潤近一億元。擬發行不超過6000萬股。
  就在來伊份二度上市消息傳出不久,5月14日,蔡路(化名)在微博上曬出一張照片。照片上他從來伊份買回來的真空包裝熟食雞爪,上面一根疑似雞毛的物體清晰可見。“再也不想吃雞爪了!”蔡路十分憤怒,並投訴給了來伊份的官微賬號。
  此前5月13日,另一位“來伊份”的顧客@KYLE_魚也在微博上吐槽說,吃來伊份的“老婆梅”時遭遇“梅里藏釘”,一根兩釐米的金屬釘子從口中吐出來的時候,他感到後怕,同樣拍了照片放在微博上,向來伊份的官微投訴此事。
  2012年4月,“來伊份”第一次接近資本市場大門。4月24日,就在來伊份預披露招股書之後不久,央視二套節目對蜜餞原料產地與蜜餞生產地進行了暗訪,被曝光的不規範操作、甜蜜素超標以及露天晾曬等問題,涉及“來伊份”的三家供應商。
  事發後,來伊份連發4份聲明保證“將全面自查所有供應商,加大技術和人力投入,提高供應商食品生產過程中的監控和管理,確保所售產品安全。”
  央視曝光讓“來伊份”付出了中止IPO的代價,但此後其食品衛生及安全問題並未得到明顯改善。
  “來伊份的產品都來自五湖四海一些不知名的小企業,產品種類並不專一,有的是堅果、有的是蜜餞,有的是肉食。來伊份有沒有能力對這些產品逐一做檢驗?”從事快消品零售行業的張自強告訴記者,他對來伊份控制安全品質的水平持懷疑態度。
  在此次披露的招股書中,公司明確地提示了“食品安全”的風險。公司稱,本公司商品的質量“不可避免的受限於農產品原料供應、供應商的生產能力、加工工藝及管理水平等因素影響,無法完全避免一些不可預見原因導致產品質量發生問題的風險”。
  對於二度衝擊IPO的來伊份而言,食品安全問題,如同一把懸在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。
  “筐+秤”模式 遭對手複製
  蜜餞、乾果、熟食……多達幾百款零食分裝在小袋子里,按照區域擺放在不同的貨架上。顧客進門,會被店員指導領取一個筐子以供自助挑選,最後按不同單價稱重結賬。這上百種零食無一種是來伊份自己生產的,產品來自來伊份的不同供應商,來伊份對其進行包裝,再打上統一LOGO,最終擺放進自己在全國各地的2000多家門店里。
  這就是來伊份的模式——用量販的方法賣零食。
  這一堪稱“簡陋”的商業模式曾給來伊份贏得了PE(私募股權投資)的熱烈追求。回顧當年報道,甚至有人用“選超女”形容來伊份對投資者的挑剔。最終,德同資本、常春藤(上海)股權投資中心、深圳市融元創業投資有限公司、上海海德立業投資有限公司和南通臨港城建投資有限公司5家創投進入來伊份。
  現在,曾廣受青睞的來伊份模式已完全沒有新鮮度:一個筐子+一臺秤的模式太容易複製了,類似的“零稱店”紛紛成長起來。
  劉哲曾經想在武漢加盟一家“來伊份”,但經過一輪調研之後,最終選擇了別的創業項目。“自從2012年出了事之後,聽說生意就不怎麼樣了”。劉哲告訴記者,“另外武漢的本地品牌‘良品鋪子’,模式跟來伊份一模一樣。在這邊兩家打架,競爭太激烈了”。
  現在,湖北、湖南及江西等地已經密佈了“良品鋪子”門店近千家,這些區域市場也是“來伊份”早已涉足的。一位食品行業觀察人士告訴記者,除了來伊份和良品鋪子,國內相同模式的零食連鎖品牌還有很多。“南京的座上客、北京的果園老農等等,名氣大和名氣小的品牌都算上,加起來可能100個都不止”。
  “這種模式沒什麼‘護城河’可言,太容易被模仿了。”張自強說,“首先,零食這種東西生產沒什麼技術門檻,企業很多,不可能被你一家壟斷;其次,來伊份和蘇寧不一樣,賣別人做的零食,也不存在什麼售後,可能明天一個嚴重點的食品安全事件就徹底打回原形了”。
  野蠻擴張拉低盈利水平
  來伊份的招股書稱,本次募集資金擬用於投資公司營銷終端建設項目、公司生產及倉庫用房項目,投資金額分別為32737萬元和34670萬元。
  “來伊份只在蘇浙滬老家站得住腳,出了家門,別人家都有‘地頭蛇’,鬥不過的。”前述食品行業觀察人士告訴記者,他認為來伊份往外地擴張,“應該說是個錯誤決策”。
  在這輪IPO衝刺行動之前的三年裡,來伊份在全國各大城市的門店數量經歷了近乎瘋狂的擴張過程。2011年底,門店已達2556家。
  不過,急速擴張的門店並未給來伊份帶來快速增厚的利潤。招股書顯示,2010年來伊份總營收為17.8億,凈利潤為1.04億。若按截至當年年末門店數量1786家計算,每家來伊份門店盈利5.82萬元;2011年,來伊份年營收25億元,凈利1.24億元,按照當年年末統計門店數量2556家計算,每家來伊份門店凈利4.85萬元;2013年,來伊份營收27.5億元,利潤9700萬元,按照當年2384家門店計算,每家來伊份的門店盈利4.06萬元。
  不難看出,排除2012年因央視曝光造成當年業績出現的較大波動,從2010年到2013年,來伊份單店的平均盈利水平正呈下滑趨勢。
  5月14日,北京西城區某來伊份專賣店員工告訴記者,北京市內的100多家來伊份都是直營店。記者走訪了附近的商戶,不少人表示,該地段門店租金漲價較快,“去年同樣面積的門店如果是5000塊,現在基本上都超過6000”。與之相對的是,銷售情況並未隨著房租上升,該來伊份店員告訴記者,店里的生意“每年都差不多吧”。而數據顯示,來伊份北京門店2013年的單店收入與上年相比減少1.69萬元。
  “全國2000多家直營店的房租成本、全國1萬多名員工的工資支出,隨著時間推移,這些成本會越來越高”。一位關註來伊份IPO的微博用戶稱。
  招股書顯示,在全國9個地區的來伊份門店中,包括北京、湖北在內的5個地區的單店收入都明顯下滑。
  “IPO能給來伊份帶來什麼,誰知道呢?”有投資者評論認為,“可以是優化店鋪管理,也可以是嚴控產品質量。不過貌似公司的興趣還是在擴張上面”。
  ■ 相關
  近年食品安全問題不斷
  據記者不完全統計,2012年以來,關於來伊份食品衛生及安全問題的事件仍屢遭媒體曝光。
  在這些報道中,來伊份的顧客們從食品里先後吃出了白蛆、成蟲、電線、橡皮筋、玻璃碴以及牙齒等。
  還有一次,來伊份內部員工爆料稱,來伊份的食品“被老鼠啃過後仍然上架銷售”。
  □新京報記者 張泉薇 北京報道  (原標題:來伊份二度沖關食品安全陰影難消)
創作者介紹

愛東

lacce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